专栏
 

你想成为一名葡萄酒培训师吗

2018 年 5 月 29 日

在那些世界顶尖的葡萄酒教育家中,有曾经的音乐家、作曲家、律师和前金融家,他们证实了你无需选择一条预先设定的路,以教授葡萄酒知识来谋生。对于许多人来说,成为培训师是兴趣、天赋和学习技能综合作用的结果,而其他人则需要为了达成头脑中的目标而修读一些国际课程。

鉴于“葡萄酒培训师”这个职称的定义非常多变,因此一个称职的培训师应该是多才多艺的。对葡萄酒培训师的调查显示引领他们通往目前这一职业的道路多种多样,但他们的思维模式和技能则远比他们的成功之路更具有相似性。

打造成功之路
大部分葡萄酒培训师都拥有丰富的与葡萄酒有关的从业经验,但是最终能否成功胜任这一职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出众的沟通技巧。此外,教学经验虽不是必须的,但会是加分项,尤其对时间管理大有帮助。
在追求这一颇有价值的职业过程中,培训师可以从许多颇具声望的教育机构中选择其一获取资格认定,例如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侍酒师大师协会(CMS)、葡萄酒教育者协会(SWE)、法国葡萄酒学者协会(FWS)等,或者也可以定制自己的专属计划。

获取资格认证的益处良多:这些拥有极具公信力的教学大纲及教材的机构集教学成果、行政支持、志同道合的全球性圈子,以及既有品牌的市场影响力于一身。加入到一个像CMS或WSET这样通过特许授权培训机构来进行教学的组织中,鉴于其在专注度、行政管理及年费方面所受到的监督,你也会置身于一个更有保障的环境之中。

葡萄酒大师里斯·潘德(Rhys Pender)的职业背景就是一个典型范例:“我曾经很幸运地从事了跟葡萄酒行业有关的各类工作,从葡萄园、酒庄到零售、批发,以及这中间的种种环节。”可以这么说,里斯是通过饮食业进入到葡萄酒教育行业的。“我是在1998年在烹饪学校受训时爱上了葡萄酒的,想要进一步深入学习,”他说:“我完成了WSET的课程,然后开始为成为葡萄酒大师而奋斗。”潘德将自己渴望分享葡萄酒知识的心情形容为一种“合乎逻辑的发展”,被他对葡萄酒的热情所驱动,潘德创建了自己的葡萄酒学校:葡萄酒加(Wine Plus+),一所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考斯顿(Cawston)的WSET特许授权培训机构。

比利时安特卫普的WineWise总经理西贝尔·卓布林(Sybille Troubleyn)是在布鲁日斯柏玛丽酒店学校(Hotelschool Spermalie Brugge)学习酒店管理时开始对葡萄酒感兴趣的。毕业之后,她雄心勃勃地踏上了前往新世界葡萄酒产区游历的旅程并把这次的经历都写进了《世界级葡萄酒之路》(World Class Wine Routes)一书中,该书于1997年出版。“回到安特卫普之后,我开始开办葡萄酒课程并将WSET课程引入到WineWise,在2003年,它成为了WSET特许授权培训机构”。卓布林带领着一支由16位自由培训师组成的出色团队,他们之中的一半都是葡萄酒大师。

中国大陆的第一位葡萄酒大师赵凤仪(Fongyee Walker MW)是北京龙凤美酒顾问(Dragon Phoenix Wine Consulting)的联合创办人和管理者,她在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葡萄酒培训。“向剑桥葡萄酒品鉴团的新成员传授葡萄酒知识要远比教授汉语古文的英文译法更有乐趣,”她说。目前,凤仪在一个对葡萄酒教育的需求正飞速增长的市场中很好地站稳了脚跟。

从业要求
一位讲师在课堂上所花费的时间只代表了教学的一个侧面。高效的教学需要充分的准备和规划,包括撰写及跟进教材、制定学期计划、研究讲义,以及设计课堂练习。

通常来说,一位葡萄酒讲师需要花费3小时时间来准备1小时的课程。伦敦WSET学校校长詹姆斯·戈尔(Jim Gore DipWSET)说:“在课堂上我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你要知道学生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一点。在讲课时,充分的准备和足够的自信是关键所在。”

此外,你很可能还要参加员工会议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负责与你的学生直线联系。如果你有资格监考,那么你还需要准备考试资料及盲品用酒。

教授葡萄酒知识也是一个体力活儿,涉及到搬运成箱的葡萄酒、清洗维护玻璃酒具、调控视频音频设备,以及布置课堂品鉴,“在单元学习中,葡萄酒品鉴差不多占了一半时间,而组织这些品鉴所花费的准备时间基本都没有被记录在案。很幸运,在伦敦WSET学校我们有专门的团队负责这项工作,但是如果你是独立教学,你就需要留出很多时间来将这一切做到位,还要确保在新年份的酒到货时进行检查。” 戈尔确认说。

正式评估是必须的,你的课堂教学会由学生、同行和雇主来评判。线上问卷调查经常被用于收集学生的反馈意见,基于培训的目的,新晋教师经常需要旁听课程。

对于潘德、卓布林和赵凤仪来说,他们的工作职责除了教学还包含了商业运营,既有行政方面的,也有管理方面的。“对于我所扮演的职业角色来说,人员管理是最重要的技能,”卓布林说。“我答疑解惑、提供职业咨询,同时,由于WSET是一项国际性认证,我接触的学生遍布欧洲以及全世界。”

许多培训师,就像那些在WineWise和葡萄酒加授课的人,都是在自由职业者的身份下进行工作的,教学不过是他们若干专业工作中的一项。一些人,包括潘德在内,还会从事葡萄酒方面的写作,“写作就是一场旅行,让你能够与时俱进地了解世界上不同的葡萄酒产区正在发生的事情。”

成功秘诀
想要做一家大型经销商、进口商或零售商的培训师需要具备行业经验、一定的资历,以及一个或更多的高水平认证。这些头衔包括侍酒大师、葡萄酒大师、WSET第四级文凭认证、法国葡萄酒学者,或是认证葡萄酒讲师。
掌握最新的资讯,以及对你所要教授的课程和面对的受众有足够的了解是前提条件。指导葡萄酒爱好者的基础品鉴技巧,或是教授葡萄品种的不同个性并不要求你必须得是葡萄酒大师,但是对课程谙熟于心可以让你在课堂上能够更轻而易举地即兴发挥,与学生进行互动,并使你讲授的内容显得更为生动。

职业发展
正如在其他的学术教学环境中一样,职业发展和寻求继续教育对葡萄酒培训师来说至关重要。“我坚信生命的目的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凤仪说,很多培训师都对此怀有共鸣。在继续攻读葡萄酒大师的过程中,赵凤仪有机会与不同国家、不同背景的人讨论葡萄酒,得以及时了解如今葡萄酒世界中的新动向。
鉴于葡萄酒世界日新月异,不断变化的特质,持续更新自己的产品知识十分重要。“为葡萄酒比赛做评委是品尝各种葡萄酒的绝好方法。这不但可以历练你的品鉴技巧,也可以让你不带成见地去发现优质佳酿,”潘德说。“我发现我经常能够在参与行业活动的过程中有所收获。如果你可以带着开放的心态去参与这些活动,你总会学到些东西。”

在比利时,卓布林会每年两次短暂地从WineWise的管理和教学中脱身出来,去旅行做实地考察与品鉴。在2016年的日程中,她到访过奥地利和香槟区。“我们要求培训师参加行业会议及游学活动。在安特卫普,行业品鉴活动的安排非常密集。来自于主要产区的生产商团体请我们协助组织品鉴会,我们也鼓励我们的培训师和学生参与在杜塞尔多夫举办的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Prowine)。”

葡萄酒行业定期给培训师们提供参加行业品鉴、大师班、座谈会和技术论坛的机会,以便进行持续性的学习。一些包括法国葡萄酒学者协会、侍酒师大师协会,以及葡萄酒大师学院(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在内的机构也会组织浸润式的游学活动。安排好时间来利用这些机会需要个人具备自我提升的强烈意愿。

未来课堂
从智能白板到智能手机应用,各种数字媒体正在走入教室。“教学不只是知识的交换,它是通过一个团体来进行经验的分享,”卓布林说,她已经借助于不同地区的培训师来开展线上课程,但是虚拟课堂显然更受年轻人的欢迎。“在学员们无法亲自到校上课的情况下,Skype使得参与虚拟课程成为可能。在官网上,我们也添加了聊天功能,用以鼓励学员提出更多问题。”

对于戈尔来说,课堂体验依然是最大的卖点,但是他也同意依据学生所需要的学习方式进行与时俱进的改变十分重要,“我们学生的人口类型要比以前宽泛得多,因此培训师必须要适时应务,并做好一切准备,包括了解不同的学习方式及文化。”作为丰富传统授课方式的一种手段,对于视频的应用越来越普遍,最近WSET第三级葡萄酒认证课程将视频纳入其中就证明了这一点。

对于潘德来说,越来越多的信息将通过在线方式进行传播十分合乎情理,但品鉴将会一直存在。“品鉴最好是以团体的形式来进行,因此我认为对于葡萄酒教学来说,课堂授课的方式将一直保有其重要性。”

本文由DipWSET黛博拉·帕克·黄(Deborah Parker Wong)为WSET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