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WSET专访 | 与首位中国籍葡萄酒大师朱简(Gus Zhu)的快问快答

2020 年 4 月 1 日

在去年8月30日,朱简MW(Gus Zhu MW)成为了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这个八零后年轻葡萄酒人的履历和故事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MW被业内很多人视为葡萄酒行业的至高专业标准,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誉。其考试无比严苛且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与多年的积累。截至今年三月,全球仅有396位葡萄酒大师。

Gus现主要于中国和美国从事葡萄酒教育工作。作为WSET四级文凭校友,现任WSET葡萄酒认证讲师,Gus正同时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方式与世界各地的同学们分享着他的专业知识和对葡萄酒的热爱。十年间,一步一脚印地从WSET学生到认证讲师,Gus也一同见证了WSET近十年来的发展历程。

今天WSET邀请到朱简MW,以快问快答的形式,与我们分享他关于葡萄酒教育的经验和见解。

Q:WSET
G:朱简MW

Q1:你和葡萄酒缘起何时?

G: 由我的诸位导师们引领我爱上葡萄酒:
马会勤教授:当我在中国农业大学读本科时,我非常喜欢马教授的葡萄酒鉴赏课程。
赵凤仪MW和杜慕康MW(Fongyee Walker MW & Edward Ragg MW):与他们在龙凤美酒顾问共事的那段时间,葡萄酒渐渐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所有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们:在那里读硕士期间,他们将我对葡萄酒科学的爱提升到了另一个层面。

Q2:作为葡萄酒大师,你同时还是Gus Zhu Wine Consulting的教师和顾问。是什么激励你坚持葡萄酒教育这条路?

G: 也许世界上并不是太多人如此喜爱葡萄酒。但不少人一旦发现了他们对葡萄酒的热情之后便使出洪荒之力去钻研和品饮。我享受于教授葡萄酒知识时的每分每秒,因为我从全球各地的葡萄酒学生们身上感受到了无比的激情和热忱。

Q3:你是否还记得是什么让你决定将葡萄酒作为你的职业?

G: 从没想过。我扎根在葡萄酒行业因为我由始至终都深爱着这个饮料。

Q4:一路走来,从WSET学员到WSET认证讲师,这段WSET旅程到目前为止对你意味着什么?

G: 这是一场不可思议的发现我们自身潜能之旅。2012年,佛系的我还在犹豫是否报读WSET四级文凭之时,赵凤仪MW和时任WSET国际商务发展总监的Jude Mullins女士鼓励我去试试。我当时并不确信我的能力是否能通过文凭考试,但我相信凤仪和Jude。像她们这样的导师让我明白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Q5:在中国和美国教授葡萄酒,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除了语言之外)

G: 当我开始在美国兼职教课时,电影《SOMM》对美国大众的影响至深。因为美国的餐饮服务和小费文化,人们倾向于认为葡萄酒教育就是教人成为侍酒师。在美国,人们更注重从面对面用表情包互动,市场营销及侍酒的角度去学习葡萄酒。然而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人们以一种更加学术性的方式去教授和学习葡萄酒。但是最近,两个国家的学生们都开始仔细评估各种不同的葡萄酒认证课程并试着厘清他们真正需要哪种葡萄酒教育(有时候,哪种资格认证并不重要)。越来也多人明白了哪些知识和技能能够帮助自身的工作,以及学生们可以从资格认证中获得些什么。

再者,因为两国葡萄酒消费市场大相径庭,不同国家的学生们分别对来自一些特定产区的葡萄酒会相对更加熟悉。笼统地来说,中国的学生通常对澳洲葡萄酒相对更熟悉,相应地对加州葡萄酒葡萄酒却知之甚少。与此相反地,我遇到的很多美国学生可能不是那么了解澳洲葡萄酒,但是他们却知道很多关于加州葡萄酒的知识。

Q6:教授葡萄酒的过程中你最享受哪一部分?

G: 既可以分享知识又享受葡萄酒,没毛病。

Q7:相比起十年前你加入了北京龙凤美酒顾问机构,在你看来这十年来中国葡萄酒教育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G: 当我在2010年加入龙凤美酒顾问时,我们会为有8个人报名WSET二级课程而开心不已。而如今,你可以在龙凤找到一份长长的WSET四级文凭班等候报名名单。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Q8:你是否还会现在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用到从WSET所学的知识?

G: 几乎每天都会用到。我现时是一名WSET线上教室的讲师,日常为全球WSET四级文凭学生提供教学和意见反馈。

Q9:在你看来WSET四级文凭与多年前你所考取时,有何不同?

G:课程结构和传递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但核心内容始终还是学习知识和开发技能。

Q10:正规全面的相关教育,像是WSET认证课程,对志在从业内脱颖而出的人来说是否很重要?

G:但凡我们在这行业工作,便需要相应的技能和经验,这些技术和经验不是直接来自WSET。但是WSET提供了一个对全球葡萄酒的全方位知识理解。换句话说,WSET可以是成为业内专家的重要基石之一。

Q11:你在去年荣获了由WSET与IWSC联合颁发的 “未来50强” (The Future 50)奖项。你对新生代改变现今的酒饮行业有何期许?

G: 对酒饮行业的从业者们来说,我从不考虑年龄(当然你不能在法定饮酒年龄之下买酒)。任何人在任何年龄段都可以对行业作出或多或少的贡献。我更专注于年轻一代的潜在葡萄酒消费者,我们迫切需要激发他们对葡萄酒的热情。

Q12:对那些想追随你成功脚步的中国年轻爱好者们,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

G: 不要跟随我的步伐。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享受你所做的事,少做杠精,多和别人分享葡萄酒的快乐。

Q13:对那些有志于葡萄酒教育的年轻人,你有什么谏言?

G: 对葡萄酒充满热情并会批判性地思考。

Q14:成为首位中国籍葡萄酒大师,你希望为人们带来哪些正面影响?

G: 开始我并不知道,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告诉我当他们看到我的成就时,他们也开始追求更高水平的葡萄酒教育。我希望成为踏踏实实学习的榜样(虽然有时我会因打游戏而荒废学习时间)。

Q15:作为一个葡萄酒大师,你是否还会忙里偷闲品饮下烈酒?哪款烈酒是你的最爱呢?

G: 当然!一款 年份雅文邑(vintage Armagnac): 1974 Domaine Boingneres Bas Reserve。

Q16:在居家隔离期间,有什么在家练习品酒的技巧分享吗?

G: 如果是针对WSET品酒考试,请遵循WSET官方教材给出的品酒指南。(对WSET三级,品酒指南在教科书的第一章节。关于四级文凭,教材中有一个WSET官方品酒指引文件)。如果你只是想着做一些品酒练习以愉悦身心,只需要尽情享受它们即可。

Q17:正确读出一些葡萄酒相关名词对一些中文为母语的学生来说是个不小挑战,关于此你是否有些建议?

G:WSET发布了许多关于葡萄酒术语读音的视频。同时许多词典、字典网站也提供相关的术语发音。

Q18: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有给自己定下什么“小目标”吗?

G:呆在国内更多时间,和中国有越来越多年轻一代的葡萄酒从业人员和爱好者交流,并且(希望这辈子之内)完成下一个葡萄酒科学相关的研究。

最后再次感谢朱简MW在忙碌的工作和学习中抽空参与我们的专访。希望朱简MW的成功之路和经验分享对各位同学们有所启发。如果你也准备好开启自己的葡萄酒之旅,欢迎通过WSET中文官网找到你附近的授课机构了解课程详情。